010-82226809

徐乾鑫:技术价值分析助力高科技企业破产重整实现技术资产利益最大化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jvLcKdDqufuqeLGAM4IBtYnymiarBaictXDpiahGHB57PxDkzic4iapCiaH7UvTGfySScicmqH9V7icobsAXm27eAG93Tg/?wx_fmt=jpeg

 

2019新的起点,新的征程。为促进并加强破产界同行交流,答谢知识星球“破产法百家谈”星友,由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辽宁华恩律师事务所联合发起的“第3届‘破产实务前沿’沙龙暨‘破产法百家谈’星友新春酒”会于3月23日在方象知产信息科技研究院成功举办。 

 

在会上了我们关注到一个全新的讨论热点,当今时代,技术价值分析助力高科技企业破产重整,实现技术资产的利益最大化,成为许多投资机构以及破产管理人关注的热点话题,话题一经提出就受到各与会专家的高度重视和讨论,就此我们采访了技术价值分析体系的开创者方象知产信息科技研究院,下面是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徐乾鑫的采访内容: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jvLcKdDqufuqeLGAM4IBtYnymiarBaictXuMPVsIB9rncjRibyxRl884IBJryneToClax8HqUEKuQiax3yKKib7LkAQ/?wx_fmt=jpeg

方象知产信息科技研究院主任研究员 徐乾鑫

 

 

提问:对于高科技破产企业,技术资产的重要性如何?

 

徐乾鑫:对于企业来说,尤其是高科技企业,最重要的资产已经不再是设备和土地等有形资产,而是其无形资产。企业所生产的产品或服务当作,给其带来增加值最高的是研发设计、品牌推广等,而生产制造所能带来的增加值越来越低。据相关机构统计,标普500里所有企业整个市值当中,在2015年无形资产占比为87%,而有形资产仅仅占比13%。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统计,全球所有的销售的产品中,无形资本带来的附加值是有形资本的2倍。那么对于一个高科技破产企业来说,无形资产才是最有价值的,尤其是其技术资产。技术资产是有可能使一个高科技破产企业重新焕发活力的,日积月累的这些技术资产更容易吸引到战略投资人、也可以使破产企业转换业务方向,实现重整的基础,或者转让拍卖出去,也应该是价值不菲的。

 

例如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实际上最后是花了12.75亿美元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的包括1.7万多件专利的技术资产。谷歌对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的估值是55亿美元。从这个案例能看出,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就是为了其技术资产,对它的固定资产、品牌等等都并不在意。

 

另外一起案例,北电网络6000件专利卖了45亿美元。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例如,柯达破产重整中拍卖了2个专利包约1100项专利,获得5.25亿美元的收益;诺基亚72亿美元出售手机业务给微软,并且凭借其在通信领域的技术积累,转型为通信设备厂商,收购阿尔卡特朗讯,目前与华为、爱立信三足鼎立。

 

 

提问:现阶段破产重整过程中,为什么有企业技术资产流失的情况出现?

 

徐乾鑫:已有案例表明,技术资产对于破产企业的重生是非常重要的,那么这些破产企业中的技术资产的处置就十分关键了。目前破产重整或者清算时,大部分对企业的技术资产进行了忽视或者严重低估,导致技术资产流失,损害了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这里面的原因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是知识产权意识的问题。不懂得技术类的知识产权是企业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二个重要原因是资产评估机制的不完善,目前国内没有一个完善的技术类无形资产的评估机制与标准,无形资产评估现存的那些方法与标准存在许多问题和有待完善。第三个重要原因是缺少完善的技术交易的流动市场,即使正确的评估了技术资产的价值,最终目的还是要把技术资产变现。

 

 

提问: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破产企业的技术资产价值?

 

徐乾鑫:为使破产企业的技术资产的价值得到最大化的实现,需主要解决这五大重点问题:首先要识别和梳理出有哪些技术资产。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对技术资产的筛选、分类和打包,技术资产本身之间会存在关联性,而且大部分的技术资产价值并不高,所以更好的做法是把它们打包放在一起。第三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对筛选和打包的技术资产进行价值评估与量化。第四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制定这些技术资产的处置方案,是进行拍卖还是引入战略投资者,继续研发和产业化,转型到新的业务当中去等。第五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对技术资产处置方案的落地实施。

 

 

提问:破产企业技术资产价值得到最大化的实现,其难点是什么?

 

徐乾鑫:这里有三个难点,第一个就是如何识别和梳理技术资产。技术资产的种类繁多,例如专利、技术秘密、实验数据、技术诀窍等等。如果就把企业的所有专利等同于企业的技术资产,那一定是会有遗漏的,因为企业基本都会存在大量的技术秘密。重要的技术秘密企业的管理者是知道的,但是在日常研究、生产和服务当中形成的技术的诀窍、技术的经验等技术资产是非常难以识别和梳理的,这些都成为工作人员的常识和习惯了,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能意识到这是技术资产以及其价值。这种困难很大程度也是来源于国内企业缺少规范的技术研发体系与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另外因为技术的非物质性,技术资产的载体、存在形式、范围和边界等也非常难以界定。

 

第二个难点就是技术资产价值的评估,技术资产是非常特殊的,它的价值要依赖于对技术的保护与实施。技术自有的非独占性特点,如果保护的不好,使得技术一旦被公开,技术的价值会大打折扣。技术的本身是没有价值的,要依靠对技术的实施才能创造价值与财富。因此技术的实施主体、实施时间、实施地域、实施方式不同,都会对技术资产的价值有影响。

 

第三个难点就是技术资产的变现。技术资产的价值变现途径是多样化的,例如最常用的就是用于自身企业的产品生产和研发;也可对非竞争企业进行授权许可;还可以转让拍卖;另外,还能进行防御性或者攻击性的法律诉讼等等。虽然技术资产变现的途径很多,但是里面风险也非常大,有技术研发的风险、市场的风险、法律的风险等等,所以目前技术资产的交易市场搭建的不完善也不活跃,需要有专业的第三方机构介入才能完成。

 

 

提问:方象知产研究院如何帮助破产企业进行技术资产处置?

 

徐乾鑫:我简单介绍下我院的技术价值分析是如何帮助破产企业进行技术资产处置的。技术价值分析是一套理论体系,可以作为一种服务和工具用来解决技术资产价值相关的问题。对于技术价值分析的基本框架,首先是进行场景确定与技术界定,这是整个分析的背景与前提,然后是进行四大维度的定性分析,在定性分析的基础上,对技术资产风险与机遇进行梳理并进行量化。

 

正如前面所说,首个难点是对技术资产进行界定。为此,我们先要明确的是技术的内涵以及它的边界在哪里。技术的内涵有三个要素:第一是目的性;第二是经济效益性;第三是系统性。因此,我们是把技术当作一个“系统”来看待,这个“系统”的一些重要属性是一定要清晰明确的,例如技术的目的、技术方案、技术核心特征、技术原理、技术效果指标等等。

 

我们把技术作为一个系统来看待,技术资产是这个“技术系统”在多样化载体上呈现的有形与无形资产的集合体,与这个技术系统相关的所有专利、著作权、商标、设备、数据、研发团队等载体全部打成一个包,才算是一个完整的技术资产。

 

技术界定完之后,需要思考的是技术价值的内涵,我们可以把技术看作一种期权价值,这个技术期权的价值量的大小决定于技术在未来应用过程中的边际效用,并会受到外部因素影响而随着时空、环境动态变化。我们把这些影响因素就归纳为这四大维度的定性分析。第一个维度时技术先进性分析;第二个维度是技术稳定性分析;第三个维度是技术市场化分析;第四个维度是技术商业化分析。这四个维度的分析都很难,至少需要有三大系统的支撑。

 

第一个是技术竞争情报系统的支撑,我院梳理和积累了丰富的技术情报相关的数据源,技术情报信息源包括开源信息、科技文献、专利文献三大类。其次,我院建立了完善的检索与筛选机制,保证数据的查全和查准。最后在信息系统的支撑下形成了我院特色的技术情报数据库。

 

第二大支撑体系是多元化的专职团队合作+专家顾问团的支持。在整个四大维度的定性分析过程中,需要技术、专利、法律、市场、行业研究等多方面的人才协同进行,并且对于一些技术、法律、产业的深入的问题,一定是需要相应的专家进行指导的。所以在这个体系 里,重要的是协同好各方面的人才,发挥他们的所长,以及运用好专家资源。

 

第三大支撑体系是定量分析模型。仅仅有定性分析是不够的,在技术投资决策中,是必须要求给技术价值赋予一个数字的,即使这个数字不是那么准确,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参考价值。其实在做量化模型时有几个难点:指标难以量化、指标的赋值具有随机性、指标之间存在逻辑关系,不是独立存在的和其中的权重参数难以确定。严格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定量分析模型,而是一套量化体系,这个量化体系是在之前的定性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的,做好了定性分析,才知道选用哪种量化模型以及相应的参数。

 

对技术资产进行评估完之后,需要的是制定合适的运营方案与落地实施支持。我院有自己的技术资产的转化体系,包括对技术资产的保护、推广、转移、谈判等,并且与股权投资基金、高新园区、高科技企业、科技部等都有深入的合作,从而可以对破产企业的技术资产处置进行有力的支撑。

 

“破产实务前沿”沙龙定位为破产界同行间的高端、深度交流平台,每次定向邀约100人左右,不定期举行,已成功举办2届。第3届沙龙的承办方为方象知产信息科技研究院,该院是国内首家独立专向研究技术价值问题的高端研究机构,以探索和解决“技术交易”过程中的“技术价值分析”为使命,汇集各方行业专家,形成以技术价值分析为核心,集技术价值判断、技术战略咨询、技术尽职调查、技术竞争情报挖掘于一体,为专业投资机构判断科技投资中“无形资产”的价值及为科技企业技术发展提供多维度、多层面的服务。

 

出席本次活动的嘉宾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研究生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吉林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会长齐明,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广东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会长杨春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艳丽,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学报》副主编陈景善,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李蕊,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贺丹,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个人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刘静等。

 

本次活动还邀请对破产法有深度研究的专家学者,有丰富经验的破产管理人,对破产重整业务有独到见解的律师,不良资产、特殊机会投资机构,参与主题分享,深度解读在新的营商环境下破产制度体系的思考,以及企业破产业务中遇到的最新实务问题,紧贴当下高科技企业破产中的技术价值分析难题,共话企业破产热点话题。

 

凤凰网:http://biz.ifeng.com/a/20190325/45497556_0.shtml

 

 

 

——END——

 

 

 

参与关于技术价值分析的深度探讨、获取技术价值分析的优质原创内容,欢迎继续关注方象知产研究院”公众号,以及“方象知产研究院”微博账号。

 

 

 

  

 

本文由方象知产研究院原创,申请转载请关注我院微信公众号(fangxiangip)获取联系方式,我院保留追究侵权行为的权利。

 

本文仅以学术交流目的对特定问题进行探讨,分析结论不代表对特定主体的消极评价。任何行业的发展走势均受到多重复杂因素影响,本文对特定行业的发展预测不应视为对具体投资行为的指引。

 

感谢您关注方象知产研究院,在这里,我们将用最生动的案例为您展现如何通过技术价值分析洞见科技未来。我们聚合了前所未有的智力资源,只为帮助您做出正确的技术投资决策。欢迎您提出技术价值分析问题与我们沟通交流,微信客服IDipresearch(方小象)将随时等待您。

 

同时,欢迎您关注北京问方执象律所,北京问方执象律师事务所是依托于方象知产研究院设立的高度专业化的新型律师事务所。在这里,我们将通过法律+科技这一全新视角提供不同以往的法律服务体系。我们将一直致力于帮助智慧产业在创新过程中所面临的新生、疑难、前沿法律问题;拓展传统法律服务的边界,深耕科技风控,提供法律风险评估、防御体系构建、攻防战略规划等系统科技法律服务;组建跨专业高端团队,运用新思维、新工具,提供全新专业解决方案,为智慧产业全球化发展保驾护航,与科技时代先驱者一路同行。